“高晓松”出生名门,大学后他把心思全放在了

“高晓松”出生名门,大学后他把心思全放在了

时间:2020-02-14 15:0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1969年11月,高晓松出生在北京的一个高知家庭,他的家族可谓群星闪耀,外祖父张维是深圳大学首任校长,中国工程学院和中国科学院的院士,祖母陆士嘉是北京航空学院筹建者之一,外舅公施今墨是北京四大名医之一,舅舅张克潜是清华大学无线电电子学系主任,父母都是清华大学教投,高晓松小时候住在清华大学的家属大院,四周的邻居都是中国顶级的大知识分子。

一有什么问题,父母就会写一张纸条,让高晓松去找谁谁谁,说那人一辈子都是研究这个的,就是像梁思成林徽因这样的学界泰斗人物,他们家里有很多书,就连走廊都摆满了书,高晓松曾经在《鱼羊野史》里形容:“我们家书柜下面都是卡片柜,上面是书,到处都堆满了卡片,因为那个时候没有谷歌搜索,看书得把笔记记在卡片上,这句话在哪本书第几页,等等”,在高晓松看来,看书是和吃饭、睡觉一样的寻常事。

强大的家族基因和后天环境的熏陶培养了高晓松的学霸潜质,中学读的是最厉害的北京四中,而且是在成绩前50的尖子班里,高考那年,高晓松就获得了保送浙江大学的名额,但是父母却不乐意,他们希望儿子留在北京,读清华大学,于是父母给出了两个选择:一是去浙大,但是得靠自己打工来读书,二是考清华,父母承担所有的开支,那个年代并不像现在可以随便打工,高晓松只能选择第二个方案,以超线60多分的成绩考进了清华四大系之一的电子工程系。

高晓松出生前后正经历十年文革的浩劫,家里的条件十分艰苦,但是父母却十分注重他艺术方面的培养,母亲更是常常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所以别人都盯着课本拼命背的时候,高晓松还有闲情捣鼓些别的,他创办了北京四中的校刊、办诗社当社长;开主题班会时,好学生们除了课本不知还能聊些什么,高晓松却能把世界军事武器说得头头是道,引起同学和老师的咋舌。

大学后,高晓松的心思全放在音乐上了,那正是摇滚摇曳生辉的年代,他萌生了组建乐队的想法,但是家里不支持不赞助,说:“你得先证明自己有凭此谋生的能力”,倔强的高晓松一分钱没拿,只带了一把吉他,靠着父母买的车票去了天津,自力更生的第一天,弹了整整一天琴,高晓松只收到了五毛钱,第二天去天津大学还被当成流氓抓了起来,最后只得灰不溜秋回到了北京。

从家里拿钱玩音乐是不现实的事情了,但是一颗被音乐烧起来的心却没办法熄灭下去,高晓松从北京各大高校找来了老狼、蒋涛、戴涛、赵伟等人,组起了一支“寒酸”的青铜器乐队,不超过一百元的吉他和贝斯,用刷子把替代的鼓槌,红灯牌电子管收音机改装而成的音箱,他们坐在清华的草坪上,在夕阳下,对着姑娘,喝着啤酒,唱啊唱啊,竟然唱出了不少名气,成为了全北京高校圈内数一数二的乐队,还曾经和崔健、黑約、汤朝同台演出。

1990年暑假的一天,海南一家酒吧,向他们发出演出请,乐队的其他人觉得不靠谱,只有高晓松和老狼拎着包去了,结果,海南人民不喜欢摇滚,他们也不会唱粤语歌曲,做了一段时间后酒吧就解雇了他们,当时两个人身上非常拮据,身上的钱只够买一张回北京的车票,高晓松把票让给了老狼,然后自己买了一张最便宜的票去了广州,辗转后到了厦门,在厦门的日子提襟见肘,狼狈不堪,好在遇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遇到了一段纯真浪漫的爱情,他们常常聚在一起低吟浅唱,给予了他莫大的灵感。

《同桌的你》、《麦克》、《白衣飘飘的年代》、《青春无情》等经典校国民谣就是这样滋润出来的,这些脍炙人口的歌曲奠定了高晓松“才子”的江湖地位,原本,高晓松的人生蓝图早已经被规划好,读完清华,出国读博士,成为某个领域的学者或者科学家,父母教他琴棋书画,原本是期望儿子成为有艺术修养的科学家,但是高晓松却另辟道路成为了一个懂科学的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