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琦谈复杂经历:我做的一切都与音乐有关(图

罗琦谈复杂经历:我做的一切都与音乐有关(图

时间:2020-02-14 15:0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罗琦)

  沉淀一年,《我是歌手》诚意再献,老中青三代歌手齐身亮相,让观众视线从一群萌娃身上又回归到音乐本身。      有了第一季艳惊四座的完美演出,观众对第二季节目的期待明显更强,而首期登场的七位歌手的唱功和真性情也不负众望。完美的嗓音、不服输的劲头和挑战自我的心态,这群实力唱匠不仅占据了这个舞台,也俘虏了观众的心。      一些久未在荧屏上露面的歌手的出现,也成为了外界关注的焦点。沉寂20年的摇滚女歌手,用一首《随心所欲》唤起摇滚乐迷们的沸腾热情。无论你此前有没有听过她的名字或者她的歌,她都是乐坛一个传奇。      她叫罗琦,此前知道她的,因为她的回归而欣慰;而此前不知道她的,则因为这次亮相而惊喜。      “我做的一切都与音乐有关”      关于罗琦,年轻一代或许并不熟悉。但对于70后80初来说,那真是一个传奇。      13岁出道唱歌,四年后成为“中国第一摇滚天后”;18岁在事业巅峰时失去左眼,选择坚强应对,迅速重新崛起;22岁,因为在南京被曝出吸毒丑闻,一夜间成为国内第一个被揭露吸毒经历的明星;23岁,突然选择远赴德国柏林定居,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而这一切似乎与眼前这个微微发福、不善言辞、表情有些拘谨的女子并不相符。这真的就是那个声音穿云裂帛、舞台上极具王者风范的罗琦么?      疑惑,在她的歌声和话语中渐渐消失。开场一首《随心所欲》,让我们看到了二十年前那个天赋异禀的罗琦。曾经闪亮的高音依然没变,只是声线变得更厚重、更饱满、更给力。舞台上的她,没有摇滚人愤怒和狰狞的表情,也没有夸张和煽情的动作,一副淡定自信的样子,讲述着关于摇滚乐的自由和“随心所欲”。      她曾经的复杂经历也颇受争议,而她却一笑置之,“你无法不让别人去做比较,但是你要知道自己在做的是什么。在我自己的世界里,我做的一切都与音乐有关。”如果说真的有人是天生为了音乐而存在的,我想,面前的罗琦,肯定算一个。      “我想再挑战自己一次”      “为什么会来参加《我是歌手》?”这是每个记者开口问罗琦的第一个问题。      “我想再挑战自己一次。”她浅浅一笑,抚摸着肚子,“想让他也陪我一起感受一下。”      如今的罗琦,已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也许,正是因为新生命的即将降临,才给了她不一样的力量。“之前还有些犹豫,怕自己的承受能力不够,但有他陪我,心里踏实多了。”      度过了那段“残酷青春”,重新回归舞台,这其实需要一种巨大的勇气。因为“吸毒事件”震惊全国,她不得不离开大陆只身前往德国,当时的心万念俱灰,“我不知道歌迷们会怎么想,一想到再不能唱歌了,死的心都有。”      在德国,她本想重新开创一番音乐事业,可一开始就遇到了骗子,“那个自称是大腕的音乐制作人,那些所谓强大的唱片公司网络资源,都是他的天花乱坠。”一个又一个无法兑现的承诺,美好远大的计划瞬间化成泡影,罗琦开始感到日子变得难熬起来。      “既然已经远离祖国,远离过去的音乐圈,又与一名德国男人结婚,为什么不选择做一个传统的德国家庭主妇而要重新选择回到音乐这条路?”面对外界的疑惑,罗琦的解释是:“总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就是我的话筒。”      “我是用自己的生命在演绎”      往事不要再提,摇滚已多风雨。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那些摇滚音乐人,在这几年的回归,确实也足以让人常常唏嘘不已。一方面是歌手本人走不出时代的光环,一方面则是歌迷纠结于歌手往日的辉煌。期盼了好久的回来,在最后的失望中,往往让人觉得不如不来。      而罗琦这次在《我是歌手》中的表现,却只能让人感叹她回来得太晚。罗琦的摇滚是关于人的摇滚、关于真的摇滚,有着超越一般流行音乐表达方式的纯粹。      即使演唱鲍勃·迪伦的名曲《敲开天堂之门》,也有一种自我心境的投入感,把翻唱经典这样的功课,变成了更像是在唱自己的歌。“我想除了愤怒的反战之外,更多的是一种对爱的追求。”这种对爱的追求,也深深地感动了90后的邓紫棋。在休息室候场的邓紫棋听完这首歌后哽咽着表示,“好像有一堆人很需要爱,在天堂门外一直敲门的感觉,很感人。”      或许,罗琦已不再是什么摇滚领袖,她的回归,也无法再重燃当初的战火。年轻气盛已经变成了成熟大气,直来直去也变得高低有致。曾经的她,在音乐里传递出来的是激情、是火焰,如今的她,在歌声里传达的则是一种爱和信仰。      “十七八岁时,唱歌是纯粹的模仿。而如今,我是用自己的生命在演绎。”罗琦说。不是所有会唱歌的都能叫做歌手,或者说不是所有歌手都能成为歌者。再度归来,罗琦无疑完成了一个灵魂歌者的完美蜕变。(芒果画报记者聂薇)